琥珀雕刻老手艺人随身宝贝是怀表

辽沈晚报 2017年05月19日 09:13


 朱宝生自己制作工具和设备,用起来更顺手(左);他的代表作品“飞天”(右)。   本组图片由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 吴章杰 摄

  衣带飘飘的“飞天”,满面笑容的弥勒佛,手拿拐杖的老寿星……经过他双手的雕琢,活灵活现地呈现在小小的琥珀上。

  6岁起学习绘画,十几岁开始雕刻,抚顺琥珀雕刻手艺人朱宝生已入行半个世纪。

  他唯一的随身宝贝是一块怀表——时刻提醒自己抓紧时间,多出几块好作品。

  一天里的多数时间,他都窝在小小的工作台前。他慎之又慎,有时斟酌一天又把刻刀放下,有的作品完成甚至要三五年时间。

  钟情抚顺琥珀雕刻

  5月17日下午,抚顺中国琥珀城。2楼一间小小的档口里,朱宝生凑近放大镜仔细观察着一块琥珀。见有人进来,他轻轻放下半成品,起身热情地打招呼。

  两个柜台,一个展示柜,一个工作台,这就是朱宝生档口里的全部摆设,展示的琥珀饰品数量不多,与周围档口琳琅满目的布置形成不小的反差。

  64岁的朱宝生6岁起学画,十几岁接触雕刻,煤精、琥珀等产自抚顺的原料他已经在手中摆弄了半个世纪之久,他对本地产的“抚顺琥珀”情有独钟。

  他介绍,抚顺是世界琥珀的重要产区,也是中国宝石级琥珀和昆虫琥珀的唯一产区,“在全世界的各种琥珀中,抚顺琥珀是很珍贵的品种,它色彩丰富低调、光泽明亮柔和、质地细腻温润,在众多不同品种的琥珀中一眼就能认出来”。

  最好作品是下一个

  展示柜中,放着朱宝生最主要的几件作品,其中他花费心血最多的是“飞天”,“现在连这么大块的料都不好找了,更别说这么大的作品,它的原料是我多年前收藏的……”

  对于有着丰富琥珀雕刻经验的朱宝生来说,耗时最久的是构思,“每个作品都深思熟虑,宁可放着也不能勉强。有时会把原料拿在手里,灵感可能就在抚摸琥珀的一瞬间跳出来”。

  朱宝生使用的刻刀及各种工具都是自己制作的,“买来的可能不顺手,自己最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工具,可能样子不太好看,但却是最顺手最好使的”。

  他很少把作品拿出来把玩,一是可以减少意外损坏的可能,二是他并不认为已经完成的某件作品是完美的,“脑子里总想正在进行的作品,这样才能不断雕刻出更好的作品,如果让我说最好的作品是哪个,那就是下一个吧,从构思到完成的过程很痛苦,也很享受”。

  不嫌屋小 只怕时间少

  朱宝生家住抚顺市望花区,距离自己的档口很远,每天两点一线往复着。他家是40平方米的老房子,但他和老伴吴淑华一点也没嫌小,颇有点“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意味。

  至今朱宝生已收了5个徒弟,现在他身边的是43岁的杨德生,“指导他1年多时间,还不是出徒的时候,现在主要是雕刻煤精练手,抚顺琥珀原料越来越稀缺,手艺要对得起料”。

  朱宝生雕刻的“飞天”曾获2015年第十四届中国玉雕石雕“天工奖”铜奖,“蚌仙”曾获2016年辽宁“玉龙杯”银奖。奖状被他摆放在展柜里,一进门就能看到。

  作为老手工艺人,朱宝生什么饰品也不佩戴,他不离身的“宝贝”只有一块怀表,“我年纪大了,感觉时间紧迫,总想抓住一切时间来构思作品,没事把怀表掏出来看看,指针‘咔咔’地走,有一种催人奋进的感觉,提醒我抓紧时间,多出几块好作品”。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特派抚顺记者 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