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足球黑暗中他们靠听力踢球

辽沈晚报 2017年06月09日 09:37


 比赛即将开始,盲人球员相互牵引着进入足球场。   本版图片均由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 吴章杰 摄

昨日的比赛极为精彩,辽宁队最终以8:0战胜对手江苏队。图为一名辽宁队球员带球突破对方防守。

  在黑暗中带球奔跑、过人、射门;因为这项运动他们有时会受伤,但更多的是快乐;结缘足球后,自己也变得更加开朗。

  这就是盲人足球比赛。

  昨日,2017全国盲人足球锦标赛在沈阳开赛。来自全国12个地区的盲人足球队的173名运动员、教练员参赛。在昨日上午辽宁对江苏的比赛中,我省队员以8:0的成绩旗开得胜,也让大家看到了在黑暗中奔跑的他们,是那么的无畏和快乐。

  学个动作要摸教练几十次

  1986年,西班牙第一个举办了国内五人制(盲人)足球比赛,渐渐地这项运动得到了推广。2004年,雅典残奥会首次设立男子五人制盲人足球赛项目。我国也是盲人足球赛的强队,曾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取得第二名、2016年里约残奥会第五名的好成绩。

  盲人足球队每队由5名场上队员组成,除守门员外,其他4名队员都为盲人。同时,每支球队都有一名引导员在对方球门后,以语言协助本队前场进攻。

  在昨日的比赛中,记者见到了辽宁盲人足球队的队长李如义,比赛时他需要戴上眼罩,在场上率性奔跑、带球、过人、射门,踢球的动作标准、有力。场上出色的表现与他吃苦和教练的耐心都分不开。

  “健全人学踢球,看教练示范一两次就可以去模仿,我们不行,队员都是全盲,学习动作只能靠摸教练做动作时的肢体和听教练解说。”李如义介绍,“一开始很吃力,有时一个动作我们需要教练示范几十次,我们摸上几十次才能学会。”除此以外,李如义他们还需要在训练上付出比健全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实现一定的进步。“他们都特别有毅力,肯吃苦,有时一天训练都在7个小时以上,强度不小,基本是健全人的1.5倍,可从来没听过他们抱怨过。”董俊杰教练说,在2006年以前,他是健全人青少年足球队的教练,2006年后,他开始做盲人足球队的教练,至今已11年,带领我国队员赢得2008年残奥会该项目的银牌。

  球场上靠听球声辨方向

  盲人足球赛要求队员是全盲状态,这就意味着他们连光感都没有,除了要克服动作学习上的困难以外,还要应对比赛场上的方向感和碰撞问题。“我们在选拔队员时,除了考虑身体素质以外,还需要运动员有胆量,可以克服在黑暗中奔跑的恐惧,甚至要去享受这个过程。”董俊杰介绍。

  在比赛场上,运动员需要靠球发出的声音来判断它的位置,并且配合教练和引导员的语言指导。“在场上抢球,身体碰撞必不可少,健全人可以通过一定的闪躲自我保护,盲人就不行。经常会出现鼻子出血、眉骨磕破、踢到对方腿上的情况,”董俊杰介绍,“盲人运动员更肯吃苦,只要情况不严重,他们都很少吱声,一心都在踢球上,更加专心。”董俊杰说的比赛中的碰撞李如义就曾遇到过,2013年的一次比赛中,李如义的小腿内侧受伤了,水肿严重,足足在床上休息了一个多月才好。即便这项运动中存在一定的危险性,但在李如义和其他队员看来,也都远不及它带来的快乐。

  足球让盲人心灵更开阔

  出生于1993年的李如义本是个健全的孩子,在七八岁那年,由于外伤失去了视力,人生巨变后让他在2009年5月遇到了盲人足球。“当时我在盲校就读,盲人足球队来学校选拔,因为我跑得还挺快,被选拔入队了。”李如义至今仍很感激那次机会。

  2009年8月,训练了三个月的李如义参加了第一次比赛。“最开始爸妈因为觉得危险,并不赞同我踢球,后来渐渐看到我的变化也就转变了观念。”李如义说,现在的他,在盲人足球场上找到了成就感,在团队中找到了友谊和幸福。

  “我觉得是足球让我更开阔了,它对我来说不仅仅是球场上的过人、射门,还是训练中的摆腿和发力,更是我生活的大部分。”李如义兴奋地说,黑暗中奔跑的快感、看不见的队友间的信任,在队员看来更为珍贵。比赛中记者看到,队员的鞋带开了,教练员赶忙跑了过去,非常默契地为他系上了,这样一个微小的动作都透露着队员间这份珍贵的情谊。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王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