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杂技团的征途是整个世界

辽沈晚报 2017年06月19日 10:22

  沈阳杂技团成为沈阳的文化使者。 沈阳杂技团供图

  沈阳杂技魅力无穷。 沈阳杂技团供图

  沈阳杂技团参加巴西电视台综艺节目。沈阳杂技团供图

  沈阳杂技团南美行。 沈阳杂技团供图

  2016年初,沈阳杂技演艺集团(以下简称沈杂)全新创排了“天幻”系列晚会的第三部作品、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大型杂技剧《熊猫——寻梦之旅》。

  目前,全剧组一行48人已于2017年3月31日赴南美四国,进行为期六个月的商业演出,计划演出140场。这也是沈杂第八次赴南美演出。

  集团的王晓书记告诉记者,因为南美行的大型演出占据整团一多半演员,还有10多个演员的小分队在美国演出。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只能忍痛拒绝了另外一个美国演出商的邀约。

  这就是沈阳杂技演艺集团的现状,国外演出订单满满,连续五届获得全国文化出口重点企业称号。但由于退役、伤病、跳槽等原因,演员队伍已经从巅峰期的120人降至七八十人,眼睁睁看着美元送上门却赚不到。

  中华文明的宣讲者

  沈杂最新剧目的主角是熊猫,但沈杂还是“顽固”地称之为“天幻Ⅲ熊猫——寻梦之旅”。因为“天幻”这个品牌起码能为巡演售票速度提高百分之二十。

  在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国家,他们最熟悉的中国元素应该有《天幻》。自《天幻》投入南美市场后,便受到国外演出商的极大欢迎,在巴西圣保罗甚至出现了观众排1.5公里长队购票的场面,《圣保罗日报》 以整版的篇幅做了题为《来自外星球的艺术》的报道,认为《天幻》可与巴西的足球和桑巴舞媲美。

  从1999年的《天幻》晚会开始,到2010年《天幻II》第一次签约就是100场,再到如今已经签订的140场《天幻III》演出,至少千百万南美人通过电视、报纸、广播、网站了解“天幻”这个品牌,又有上百万人走进剧场,成为沈杂天幻系列的忠实拥趸。

  这就是沈阳杂技的魅力。热烈、向上、神秘、惊险,集“新、奇、险、美”之大成。

  王晓书记说,演出合作方都是巴西和阿根廷最具实力的演出商,也保证了每到一地都会进行充分的宣传。沈杂的演员要上当地电视台综艺节目,介绍中国、沈阳的风土人情,介绍《天幻III》的剧情和精彩之处。可以说在整个巡演过程中,沈杂的演员都成为了中国、沈阳的文化使者,成为了中华文明的宣讲者,这是在赚取老外的美元之外的另一重大收获。

  沈杂内外都开花

  天幻III——熊猫寻梦之旅策划之初,就准备颠覆传统晚会单个节目轮次表演的模式,将《跑酷——钻圈》《流动蹬鼓》《手技——小飞机》 等二十余个优秀节目的精华部分融入故事情节之中,用杂技语言讲述“熊猫”兄弟和谐友爱、勇敢追梦的精彩故事。

  为了打造好这部寄予厚望的精品剧目,沈杂邀请了全国的顶尖编导、艺术总监和音乐创作人、舞美设计。使用高科技手段,舞台整体视觉效果震撼、场面逼真,色彩清晰而明快。

  2016年6月1日,新剧目在盛京大剧院隆重首演,获得了观众和媒体的高度评价,并且实现首演周零售票房突破二十万的较好成绩。

  这就是内外都开花的沈杂现状。

  辉煌又窘迫的过去

  沈阳杂技团成立于1951年9月1日,先后赴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访问演出,赢得过二十多枚世界金牌。

  可辉煌的历史面对没有观众的窘境时,也只能默默低头。沈阳杂技团团长安宁曾经告诉记者:“1997年,我刚接手杂技团时,单位账面上只有1000元钱,外债80万元,最困难时,我把家里的房子押上贷款给大家开工资。”

  生存第一,有外国演出商看中了杂技团的“腾空飞杠”,团里就先后组织了十多组“腾空飞杠”,杂技团成了“杠子团”。

  事后反思,这种求生存的办法只会让事态恶化:“金牌工厂”卖的是原材料、半成品,挣的是“打工钱”。

  怎么能卖上好的价格?当然是打造沈杂品牌的全新产品。于是在十多年间,沈阳杂技团推出了《美丽的传说》《道》《孔子》《天幻》《天幻Ⅱ——太阳鸟》等一系列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

  以及2016年推出的《天幻Ⅲ熊猫——寻梦之旅》。

  从《美丽的传说》说起,当时是丹麦庆祝安徒生诞辰200周年,得知这个消息后,安宁立即争取了赴丹麦庆祝演出的机会,最重要的是,沈阳杂技团找到了一种新方式,让自己更好地存活、发展下去。

  以前演出团体的生存模式是,政府有需要就掏钱,演出团体来排练,然后演出。即使到现在,仍然有很多演出团体保持这样的模式。

  沈阳杂技团抓住纪念丹麦作家安徒生诞辰200周年的机会,创排以安徒生童话故事为主题的大型杂技童话剧《美丽的传说》,所需200万元费用,实行项目公开招商。最后,安徒生基金会出资30万元,两家房地产企业出资90万元,杂技团自己出80万元,四方投资共担风险,对国外观众的投其所好,让这场演出“赚翻了”。

  沈阳杂技团作为在中国被选定的唯一艺术表演团体,排演的杂技剧《美丽的传说》得到了“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2005”世界级艺术品牌的认证,成为“安徒生2005”全世界庆典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借着这次成功的思路,向更广阔的天地去征服外面的世界,成了沈阳杂技团的必然选择。

  接下来认识更多海外演出商,打过几次交道,赚过几次大钱后,他们认可了沈阳杂技团的艺术实力和商业潜力,视沈杂为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

  辉煌背后有隐忧

  4月6日晚,沈杂在巴西最大剧场圣保罗信用卡剧场进行了首场演出,并成功获得全场掌声。

  沈杂此次赴南美演出受到当地观众的喜爱,每场演出结束后,热情的巴西观众都争相和演员合影留念。在接受采访时,巴西观众都赞不绝口,称“演出非常精彩”、“绝对值得一看”。巴西当地大型平面媒体《环球报》5月7日对沈阳杂技团的此次演出做了大量宣传。

  在巴西巡演的圣保罗、贝洛奥里藏特和里约热内卢,多场演出票均是提前售罄。

  有个例子非常能够说明外销模式对沈阳杂技团运营思路的改变。

  1999年在制作包装《天幻》 时,舞台在当时已经算得上华美无双,美轮美奂,为了壮观更是求大求全。在国内外演出都非常受欢迎,然而这时候遇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并非所有的剧场都能够容下这么大的舞台,很多装备在国外剧场没了用武之地。最后很多演出不得不忍痛削减。

  而在《天幻Ⅱ——太阳鸟》 的设计过程中,安宁特意强调的是,所有的装备都能够拆卸走,所有的装备必须能够在所有的剧场演出,不管是七八百人的还是上万人的剧场。

  如今历练多年,舞美队伍更是成熟了,演出舞台的技术参数早已发给当地演出商,舞台基本搭建后,沈杂的舞美队伍提前进场,很快就能搞定一个标准杂技舞台。

  不过看起来辉煌的沈阳杂技演艺集团并非没有隐忧。经费不足、人员不足、青黄不接……都是困扰沈杂的重要问题。

  如今的演出市场很渴望沈杂的加入,但沈杂的演员队伍无法承接太多的国外演出。

  因为演员的数量在减少。王晓说,十年前沈杂有120名演员,可以组成三个团队出去演出,如今只剩七八十人,最多能凑出两个表演阵容,如果是天幻系列项目,那基本上只能全力保天幻的演员阵容。

  演员的流失主要有跳槽、退役、伤病等原因,这个颇具危险的艺术门类,演员每天都要训练,但艺术生命基本到30岁左右。所以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去练杂技。

  沈杂目前在沈阳艺术学校设有杂技科,招收的学员每年的学费很低,而且如果进步明显,学校还会减免学费作为奖励。其实算起账来,光是聘请的老师费用,就远远超过了学费。

  这种情况如何解决,沈阳杂技能否持续辉煌下去,都是需要现实解决的问题。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刘臣君

编辑:王艺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