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和黛玉》天津赚得满堂彩

辽沈晚报 2017年07月05日 10:00

  《宝玉和黛玉》舞台剧照。 沈阳评剧院供图

  也许现在的年轻人去看评剧的不多,但韩少云、花淑兰、筱俊亭这三大评剧表演艺术家演出,当年却是万人空巷,观众要熬夜排队买票的。

  沈阳评剧院是与中国评剧院齐名的三大评剧院团之一,不仅推出过“韩、花、筱”三大艺术流派,而且沈阳评剧院能够演出的剧目和演员在国内也是领先。昨日晚,大型古装评剧《宝玉和黛玉》在盛京大剧院上演。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大戏的演员平均年龄是27岁。沈阳评剧院副院长张巍说,这次演出也是力争把老先生的东西留下来,传承下去;让戏迷、年轻人通过精彩演出,能够接受评剧优美的唱腔和音乐,在观众那里扎下根。

  辉煌的历史

  让人难以抹去的记忆

  1973年、1984年,报考沈阳评剧院时的激烈程度堪比如今的选秀,第一次初选,符合基本条件的有3500多人,等筛选到最后,只剩下40人。

  这40人还不是最终结果,能否顺利通过变声期,能否吃苦,能否保持对评剧的热爱,八年大科下来,所剩寥寥。但这种优中选优的选拔在如今已经完全不可能做到了。

  “唱评剧是一件很辛苦的事,要有武打的身形、能翻杂技的跟头,还得会话剧的唱念……如非戏曲家庭耳濡目染的熏陶,还能有几个家长会送孩子去唱评剧。”

  就是那些在沈阳评剧院留下浓墨重彩的“韩、花、筱”三位前辈,无一不是在艺术道路和生活中吃了很多苦,才形成了自己的艺术流派。

  韩少云、花淑兰、筱俊亭在当年观众心目中的地位,堪比如今周杰伦的圈内地位。当年韩少云在锦州演出,演出三个月爆满,拥趸无数。

  除了前辈们的精深的艺术造诣,也和当时的娱乐形式少不无关系。

  当时的观众和名角之间的互动比如今要多得多,那时所谓的听戏,观众懂剧情,知唱腔,很多观众成了票友,他们能对评剧演员的优劣进行判断,就像选秀评委,这也是促进当时演员进步的重要原因。

  就是在这些前辈们的努力下,1959年建团的沈阳评剧院,1961年剧院被文化部确定为国家重点剧院。

  再后来,沈阳评剧院涌现出了一大批中青年评剧演员和编导,1990年被文化部评为编演现代戏卓有成效剧院,2013年入选全国地方戏创作演出重点院团。

  2005年12月31日,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韩、花、筱”三大艺术流派,跻身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宝玉和黛玉》天津演出一票难求

  2016年11月3日起,沈阳评剧院在曲艺、戏剧的大舞台天津进行了十六天十二场的演出,演出的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韩、花、筱”经典剧目《小女婿》、《谢瑶环》、《对花枪》及新创排青春版剧目《宝玉和黛玉》。

  这离上一次沈阳评剧院在天津演出已经34年。

  11月8日青春版《宝玉和黛玉》率先亮相天津红旗剧院。由韩派再传弟子韩笑,花派弟子崔晓东领衔主演的《宝玉和黛玉》,9日演出《谢瑶环》,主演花派弟子吴丹阳。

  10日下午演出《对花枪》主演筱派弟子李冬梅,国家二级演员单长虹,晚上演出《小女婿》主演韩派弟子周丹,演出中叫好声不断,博得津门戏迷的阵阵掌声,四场演出场场爆满。接下来几天的演出也是一票难求。

  天津这种戏曲大舞台,多年以前就是考验名角的重镇,只有在天津、上海和北京经受过考验,才证明这个角成了。和以前的版本比起来,首先就是演员的年轻化,以前的戏,五十多岁还可以演小女孩,而在如今的时代,演员的颜值也很重要。

  宝玉的主演崔晓东,花派传人,国家一级演员;黛玉的主演,29岁,韩少云的再传弟子,即使在全国范围也是这一辈中的佼佼者。

  为了让《宝玉和黛玉》的舞台效果更好,评剧院咬牙斥巨资,仅舞台服装制作费就花了40多万,全部采用苏州绣娘们的手工绣品,最贵的一件衣服花费了2万多元。

  “这在沈阳评剧院的历史上都没遇到过,为了这部戏好看,耐琢磨,我们也是拼了。”据了解,这和其他艺术项目动辄千八百万的花费比起来,评剧院的投资算是寒酸了。

  “我们的想法是走完天津再去河北走一走,我们评剧院有韩、花、筱三大艺术流派,都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唱腔我们没问题,那我们再把舞台效果弄到美轮美奂,让当下的年轻人能够领会传统艺术之美,接受我们的光彩,能领悟戏曲的博大精深,那就得多想一些办法。”

  饰演黛玉的青年演员韩笑是韩派的再传弟子,她的爷爷奶奶都是戏曲演员,所以她从小唱戏是顺理成章。不过能够扮演四大名著中的经典角色黛玉,韩笑颇费了些精力。

  韩笑表示,东北的评剧流派和其他地区比起来,音乐唱腔大气优美,更多使用管弦乐、交响乐,在黛玉葬花的经典片段中,还使用了箫声做心声,也是别的版本少见的。

  1988年出生的韩笑也同样接受了互联网、游戏、娱乐大片的冲击,不过她表示,总归还是要演下去,毕竟还是有很多观众喜欢评剧。

  学戏太苦

  沈阳评剧院有隐忧

  在提到沈阳评剧院的窘境时,不能不提到演员的缺乏。虽然有着扎实的基础,而且优秀中青年演员辈出,但沈阳评剧院最辉煌的时候有390人,如今正式员工只有73人,无法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加入,形成了人才断档。

  之前提到的是,由于戏曲行业太过辛苦,学戏曲的人也越来越少,也导致从业人员缺乏,这成为一个恶性循环,无法和30年前的优中选优相比。

  只有热爱,才能坚守,但坚守却不能仅凭热爱,如何发展沈阳评剧,传统戏剧又如何传承、发展、吸引年轻观众,保证商业和艺术的平衡,这些都是沈阳评剧院下一步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刘臣君

编辑:王艺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