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辽”字号战袍 队员很自豪

辽沈晚报 2017年07月07日 09:17


  图片说明:   辽宁短道速滑队队员们一身帅气的装备中,最显眼的是速滑服腿部“辽宁省”的字样。

  辽宁短道速滑队的总教练梁文豪在给队员做总结。

  辽宁短道速滑队里的两名小队员宋一霏和张柏浩。本版图片均由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王冠楠 摄

  辽宁短道速滑队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一支陌生的队名,但却承载着一座东北城市的人们对于冬季运动项目的一份期待。从今年年初成立队伍,到三月份开始正式训练,训练三个多月以来,总教练梁文豪带着教练团队和队员们一起摸爬滚打,渐渐成为了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

  近日,本报记者探访辽宁短道速滑队训练,看一看冰上项目在夏天里是如何训练的。

  体育氛围好

  训练很有劲儿

  提到短道速滑这个项目,很多人的印象是在电视机前看国家队队员在世界大赛中摘金夺银、看运动员们风驰电掣般的滑行、看激烈的卡位对抗……但是对于这个项目是如果训练,绝大部分人都觉得很陌生。

  当天,记者早上8点半走进沈阳市和平区全民健身中心时,队员们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冰上了,安全头盔、速滑服、手套、冰刀,队员们一身帅气的装备中,最显眼的是速滑服腿部“辽宁省”的字样,这让很多队员穿上这身衣服时觉得可以代表自己家乡训练、比赛很自豪。

  “目前队内有一线队员14人,男队员8人,女队员6人,二线已经选拔了一些队员等待调入,二线队员很快将要有12人了”总教练梁文豪介绍说,团队中还有三位教练和一名性格温柔的女队医。

  短道速滑是一项体现速度与激情的项目,站在场地边上看运动员滑行感觉很快,会有一阵风从身边带过。而梁文豪告诉记者,这只是小队员训练的状态,和高水平选手差很多,世界顶尖运动员在比赛中可以滑出时速70公里的速度。

  训练场的梁文豪是严厉的,哪个队员的动作有问题时,他会立马提醒。从体会弯道滑行到借助辅助器材的滑行,队员们虽然普遍年龄比较小,但大家都练得很认真。

  冰上训练课结束后,队员们把有些潮湿的训练装备放在阴凉处晾着,开始在太阳下跑步放松。为了让队员们缓解在训练课上的压力,教练带着队员们做起了游戏,简单的游戏让队员们笑着、跑着,完全的放松了。

  如果说,上午的跑步还只是放松,那么下午田径场里的训练对队员就是一种磨炼了。

  最近沈城的天气一直是高温炎热,下午烈日当头,午睡醒来的队员们和上午的训练相比面临的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但就像队中女队员白一含说的那样,辽宁体育整体训练氛围让她也多了一份坚持,“在田径场跑步的时候,看到别的训练队里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运动员都在努力地跑,就觉得热啊、累啊都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一样被训练氛围带动的还有从黑龙江引进的队员宋健,15岁的他主攻项目是500米,来到辽宁训练后,他觉得最触动他的就是这里的体育氛围,“感觉这里的体育氛围特别好,平时能看到很多运动队,每天在这种氛围里,感觉训练很有劲儿。”

  磨冰刀也是

  训练的一部分

  本月初,辽宁短道速滑队结束了在柏叶训练基地结束封闭训练,回到浑南训练基地。每天重复着早上出操、上午冰上训练、下午陆地训练,晚上磨冰刀,看似平淡的训练生活,在梁文豪看来就是一支训练队最好的状态,“训练是运动队最大的事情,任何事情都不能影响训练,出成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是每一堂训练课的积累。”

  教练团队中,器械师李成要负责全队的器材和一线队的日常助理工作,陈尚鹏主要负责二线队、每周还有固定时间由体能教练来给队员上体能训练课。

  别看教练职能分配清晰,可是一个训练队就像一个大家庭,很多时候都要几位“家长”一起忙活,比如磨冰刀这项工作。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与一般的运动项目相比,短道速滑运动员除了要训练自己,还必须要每天维护自己的冰刀,而器械师李成还要帮助队员进行精准的校正,“一副冰刀最起码要用一两个小时,有时候队员的需要比较集中时,我们教练就得一起上手”,梁文豪说,因为一些队员年龄比较小,所以除了训练其实有很多工作都是要教练来做的。但是他会给队员一定的空间,鼓励他们自立、自律。

  加入家乡的队伍

  感觉“很亲切”

  短道速滑是我国的重点项目,12枚冬奥会金牌中,有9枚来自短道速滑项目。辽宁走出了一批优秀人才,但是由于辽宁没有短道速滑队,此前人才流失到了外省。世界冠军梁文豪、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亚军韩天宇、男子5000米接力铜牌获得者陈德全都是辽宁抚顺人,但他们却只能代表外省市参赛。

  女队中,16岁的白一含来自锦州,在今年年初进行的辽宁省青少年短道速度滑冰邀请赛上,她轻松获得女子甲组500米的冠军。

  因为小时候在轮滑上的突出表现,白一含远走哈尔滨进行短道速滑训练。虽然在哈尔滨已经训练了5年的时间,可是当知道辽宁要组建短道速滑队时,她还是选择了回到家乡训练。当从队里领导装备,穿上印有“辽宁省”字样的队服,白一含很激动,“终于可以代表自己家乡的队伍了,当时感觉很亲切。”

  回到辽宁训练的这个三个多月时间里,白一含的感觉很好,“队里的训练氛围特别好,大家都是相互鼓劲儿的,都练得很认真,谁都不偷懒,以前训练时教练带的队员多,感觉有点顾不上我,但是现在教练对我很照顾,我有不懂的地方就会去问,梁教练还亲自给队员调刀。”

  在一线队员中,有两名个子小小的队员,13岁的女孩宋一霏以及比他还小的男孩张柏浩,两人分别是队里年龄最小的女队员和男队员,需要两人配合的训练,他们两个是搭档,和记者说话时两个小队员很阳光也很自信。

  张柏浩来自盘锦,也是因为在轮滑项目上的出色表现才练习短道速滑。小男孩很有天赋、很活泼,但是毕竟是因为年龄小,有时候练不好会着急、生气,这个时候梁文豪就会安慰他,“你还小,别着急慢慢来。”

  宋一霏来自抚顺,曾经在长春进行训练,回到辽宁训练后,最让她开心的就是每周周末都可以回家了。而在她的心中,因为是自己抚顺人还是挺骄傲的,“我最喜欢的运动员是梁教练,他是抚顺人,还有韩天宇也是。”

  小姑娘很喜欢学习,小学的时候都是白天训练,晚上学习、做作业,有时候甚至要写到12点,就这样一直坚持到了小学毕业。现在进入省队后白天训练,晚上她还会自学,周末了也要补课。用小姑娘自己的话说,“我喜欢学习,但我更热爱滑冰。”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王冠楠

  人物专访

  梁文豪上任之初

  给队员刮“头脑风暴”

  梁文豪是辽宁抚顺人,小时候在轮滑项目中表现突出,但因为辽宁没有速滑队,选择了到邻省吉林进行训练。作为世界冠军退役后,梁文豪有很多种选择,但是他还是选择回到家乡辽宁做一名短道速滑教练。

  从运动员也是从零开始,最后能成为世界冠军,所以对于从运动员到教练的转型,梁文豪并没有很担心和不适应,而且辽宁体育大的训练模式和氛围让他更容易上手。梁文豪想把自己的技能、经验都教给自己的队员,但是他知道这事急不了,他特别看重运动规律的本身。

  三个多月的训练下来,他觉得带给队员们的变化主要有两方面。

  “首先是技术上,基本功的训练是”,梁文豪看重项目技术的更新,“每一次我看比赛都能学到新东西,只有不断学习,才能保证先进性。”

  除了技术环节,理念的转变也是他特别看重的,上任之初,他就给队员来了一场头脑风暴,“头脑支配身体,不想明白是没有用的,训练一开始,我就让队员说什么是短道速滑,如果连最基本的核心都说不明白,那可能练好吗?”

  “只有转变队员的思想,让队员有积极性从被动到主动了,有时候我不会和队员有具体的硬性要求,但是我要他们必须用心去做”,他强调只有思想上转变才能事半功倍。

  梁文豪曾经在2010年和2013年两度获得短道速滑世锦赛男子500米金牌,但索契冬奥会错失金牌让他留下遗憾,他希望自己的队员可以去实现。

  他喜欢教练这个行业,即便没有什么自己的时间,也欣喜于队员的进步。他希望辽宁能有专业的短道速滑比赛的场馆,能够举办专业赛事,希望有更多的场馆可以让孩子们爱上滑冰。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王冠楠

编辑:王艺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