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5研发过程中为保密起绰号飞鲨

辽沈晚报 2017年08月03日 09:10


图片由航空工业沈飞设计研究所提供

  人物档案

  孙聪,1961年2月出生,辽宁省沈阳市人。1983年7月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

  孙聪是歼-15舰载机和四代机“鹘鹰”的总设计师,曾担任航空工业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所长兼总设计师。曾多次立功受奖,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国家高技术武器装备发展建设工程重大贡献奖、航母工程建设重大贡献奖、航空工业航空报国金奖、劳动模范等多项荣誉称号;他担任总设计师的某型飞机获得了国家科技最高奖——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2015年,孙聪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航空工业科技委副主任,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首席专家。

  今年7月,孙聪院士被授予“沈阳市科技创新功勋科学家”荣誉。

  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歼-11B、歼-15、歼-16三型飞机一一霸气亮相,它们都诞生于被誉为“战斗机设计研究的基地、航空英才的摇篮”的航空工业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

  早在2012年11月,轰鸣声中,歼-15舰载机在随着海浪颠簸、不足机场跑道长度十分之一的“辽宁号”航母甲板上成功起降,完美演绎了“刀尖上的舞蹈”,成为我国舰载机研制历史上的标志性时刻。

  作为歼-15舰载机的总设计师,孙聪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亲和、幽默,金句不断。

  完美演绎“刀尖上的舞蹈”

  作为我国第一代自主研制的首型舰载战斗机,歼-15舰载机在辽宁舰上的成功起降,聚集了社会上无数热切的目光。

  “歼-15是我国第一型多用途舰载战斗机,它具有作战半径大、机动性好、载弹量多等特点,可根据不同作战任务携带多种精确打击武器,实现全海域全空域打击,各项性能可与俄罗斯苏-33、美国F-18等世界现役的主力舰载战斗机相媲美。”孙聪说,基于飞机代号的保密机制,在研制这个项目时,他与几个同事一起为歼-15舰载机起了个响亮的绰号——“飞鲨”。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就拦阻钩、折叠翼等显性的舰载机技术,做了一些研究和储备,也曾经搞过舰载机的方案论证。关于舰载机的研制,历史选择了航空工业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选择了以孙聪为代表的一批杰出的航空人。

  “一个很大的挑战,是舰载机重量控制的设计。”孙聪介绍,一般来讲,舰载机本身就比陆基飞机的重量要多10%左右,而飞机的重量增加1%,性能就要下降1%。那么,怎样实现精准重量控制设计?这是一个难题。事实上,飞机设计始终坚持为减少1克重量的目标而努力。

  研制团队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在基地试验两年多来,阻拦索断过、机翼打碎过、轮胎爆过、发动机空中停车过……每一次都是高风险。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这些难关被一一攻克。

  舰载机的起降,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蹈”,孙聪和他的团队用几年时间、几千次飞行试验和众多“第一次”,换来了多人多架次零事故的骄人纪录。“经过2012年的首次着舰及2013年对飞机在极限条件下起飞与着舰的考核,我国舰载机研制已经取得圆满成功,标志着我国掌握了第三代舰载战斗机的研制技术。”

  飞机设计、飞行员操作

  都填补了国内空白

  “舰载机不但要有陆基战斗机的作战能力、挂弹量、作战半径、机动性,还要有良好的低速性能,其中精确着舰和滑跃起飞技术更是重中之重,对飞机设计和飞行员操作要求很高,在当时,这些都是国内空白。”

  孙聪是歼-15舰载机的总设计师,全面负责飞机的研制与机舰适配系列试验。

  “在研制飞机的同时,我们也开辟了第二战场,那就是飞行员驾驶策略的研究。”孙聪解释,舰载机的飞行,风险极高,主要问题就是飞行员的操作空间非常小,稍有不慎或者是反应有点迟钝,就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世界各国的研制过程中,有很多舰载机失事的先例。孙聪带领团队,分析了失事视频,吸取经验,又根据自己的试验,总结出来一套自己的操作口诀,即“看灯、保角、对中”等。

  舰载机研制与舰载机飞行员的培训培养,实现了同步进行,相当于同时填补了两项国内空白。

  后来的事情,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骄傲场景——2012年9月,西方媒体称,中国的舰载机还得用5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在辽宁舰上使用。没想到两个月以后,歼-15舰载机就在辽宁舰上成功着舰了,而且一次就是5名飞行员全部安全着舰。

  谈设计:飞机设计是工程技术与艺术的结合

  凡是好看的飞机,它的性能一定是好的。

  飞机设计跟钟表设计事实上是一样的,走得慢不好,走得快也不好,走得精准才最好。

  孙聪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两架战斗机模型;超大书架上,基本也没有记者看得懂的书。孙聪照着飞机模型,努力用通俗的语言讲解,战斗机的设计核心是什么、重点解决哪些问题。

  孙聪认为,作为飞机设计师,能设计出满足需求的高性能飞机是非常难的。以舰载机举例,需要衡量的技术就是飞机设计与实现产品的最终结果是否一致。

  比如在质量方面,要求一个数据,通过设计、制作,最后就要实现这个数据的要求。什么是最高水平的设计师?就是设计精准的。孙聪说,飞机设计跟钟表设计事实上是一样的,走得慢不好,走得快也不好,走得精准才最好。

  孙聪在多个场合说过,飞机设计是工程技术与艺术的结合,凡是好看的飞机,它的性能一定是好的。孙聪认为,好的设计,应该是用最简单的办法来完成的一个产品。

  而作为总设计师,需要在诸多的矛盾中平衡、折中、选择。比如,要考虑成本。有人说,制造决定了飞机的成本。实际上,飞机的成本是设计出来的。每一个零件,采用什么样的材料、工艺方法,这些设计直接决定了飞机的成本。

  摆在孙聪团队面前的舰载机任务,是要在三个坐标下衡量的项目:在规定的时间内、在规定的经费内、在使用限制范围内,做出一个好用、耐用、管用的产品,而不只是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制作出来。

  这些限制和要求,客观上刷新了飞机设计的理念,也催生了技术的新拐点。

  谈创新:研制飞机过程中 催生3D打印技术

  创意是创新的源泉,最大的创新是创意。

  孙聪介绍,曾经有一个项目,研制一款飞机,想要实现材料全部国产,需要一种钛合金的型材,零件20公斤,需要做个拉伸机,把型材制作出来。

  当时团队探讨了两种可能:一种是换材料,看能不能用强度高又耐高温的东西来代替,一种就是换加工工艺。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北航的王华明老师,现在也是工程院院士,带着一个小核桃,一个3D打印的钛合金小核桃,找到了孙聪。

  他说:“我是用激光一点一点地把它加工出来的,激光堆焊出来的。”孙聪说,那你能不能也用这个工艺制作一个我们需要的零件。他回去,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做了一段钛合金的小样件。经过力学测试,觉得它完全可以代替锻铸件的水平。

  “这件事,当时我们国家在钛合金3D打印技术上,是一个启蒙、一个奠基。这种技术应用于异型结构,做起来非常简捷,也非常快速。最后3D打印技术获得了国家科技发明一等奖。一开始,这可能只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在创意上产生了新的想法,最后培育了一个领域,一个制造行业。实际上3D打印,后来在国际上也风靡流行,是未来制造业的一大支柱产业。”

  那么什么是创新?按照孙聪的理解,创意是创新的源泉,最大的创新是创意。

  谈情怀:年轻人要有“三心二义”

  要有雄心、耐心、责任心,讲情义、讲侠义。有了情义和侠义,情商都会很高。

  对年轻的科技工作者、大学生,孙聪说想给年轻人分享一个概念:

  我经常给我团队的年轻人讲,我们干任何一件事,都要树立“三心二义”的一种情怀。哪“三心”呢?

  第一要有雄心,你想干什么?要有这个雄心壮志,不能说我今天想要当科学家,明天想当明星,后天想当政府官员,那不行,得有一个目标。

  第二要有耐心,要耐得住寂寞。早年,一些研究人员选择改行,有的南下,有的出国;也有一些人,继续从事航空研发,专心致志,就是要有耐心,耐得住寂寞。

  第三,就是责任心,要对自己这个工作负责任。实际上也包括对家庭、对事业、对祖国、对人民的责任心,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

  “二义”,一个是要讲情义,一个是要讲侠义。孙聪认为,人不仅仅要有智商,因为智商高的人很多,一个人的成功,还要有情商的保证。有了情义和侠义,情商都会很高。

  孙聪强调,培养这种“三心二义”的情怀,不管是对工作对生活,都会有良好的收益。

  谈年轻时光:印象比较深的 都是关于玩的片段

  养鸽子、养兔子、学木匠活、自己做衣服。

  遇到不会的,会抠着挠着问老师,“从来不会感到不好意思”。

  孙聪是土生土长的沈阳人,尽管举家搬到了北京,但仍对家乡饱含深情。

  小时候,孙聪就住在东塔机场附近,父母都是医生。1979年孙聪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时候,专业是无线电。

  此前,孙聪并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小孩,印象比较深的,都是关于玩的片段,养鸽子、养兔子、跟木匠学木工活儿,还自己动手做过衣服,喜欢动手实践,文化课的成绩并不突出。

  孙聪是沈阳市一中的毕业生,“成绩应该算一般,不好”。孙聪回忆,当年沈阳市举行数学竞赛,他想要参加,老师不同意,认为他的成绩并不突出。孙聪的轴劲儿上来了,找了老师好几次,要求参加选拔。最终,孙聪成为该班级当年唯一晋级可以参加沈阳市比赛的选手。

  孙聪记得自己的理科相对较好,物理和数学基本上一直满分,遇到不会的,会抠着挠着问老师,“从来不会感到不好意思”。

  对大学,孙聪的描述风轻云淡:“三点一线吧,食堂宿舍教室,唯一比较热衷的课外活动就是踢足球,当年被称为北航小世界杯的足球赛,场场落不下。”

  孙聪还记得当年听到两院院士顾诵芬在北航的一次演讲,给他非常大的触动。学生们投身航空事业的激情高涨。1983年7月,他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沈阳工作,长期从事飞机航空电子和飞机总体设计工作。

  对家庭,孙聪说感到非常愧疚,因为长年累月辛苦工作,基本顾不上家庭。有时在海上试飞,连续几个月都回不了家,对儿子的教育、对老人的照顾,可以说完完全全留给了爱人。

  对家乡沈阳,孙聪说,非常感谢沈阳市委市政府授予的“沈阳市科技创新功勋科学家”荣誉,这是对孙聪所在团队的肯定和莫大鼓舞。他相信,沈阳未来还会展露新颜,让沈阳人为之骄傲,“我也会为沈阳的建设和发展作出更多贡献”。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经淼

编辑:王艺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