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已知最早青铜短剑 沉睡3000年破土而出

辽沈晚报 2018年01月19日 10:21


新立辽代建筑址出土脊兽

  “这把青铜短剑比沈阳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出土的青铜短剑还要早,属于西周时期青铜器。”

  昨日召开的辽宁考古业务汇报会上,考古专家介绍沈阳北崴青铜时代遗址的一把青铜短剑,是沈阳地区目前发现的年代最久远的青铜短剑。

  除了沈阳北崴青铜时代遗址,2017年我省在考古方面的重大收获和发现还包括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他尺西沟遗址、大连鞍子山积石冢、喀左土城子遗址、阜新高林台城址、西丰金星乡城山遗址、桓仁小北旺墓群、盖州市青石岭山城、北镇琉璃寺遗址、北镇新立辽代建筑遗址、北镇小河北墓地、康平张家窑林场辽墓群等十余项。

  沈阳发现最早青铜短剑形状判断可追溯到西周时期

  中国的青铜剑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不但锋利而且非常精美。随着历史的不断发展和演变,其品种、造型和装饰技法也不断创新。

  短剑,在北方草原地区,既是吃肉的餐具,也是护身武器。到了春秋战国时期,长剑开始流行,为步战主要兵器。长剑便于战斗,短剑利于护身,在遇到敌人时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出杀敌制胜。其中,荆轲刺秦王“图穷匕见”就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利用短剑的典型故事。

  考古专家介绍,此次在沈阳北崴青铜时代遗址发现的青铜短剑,从形状上看,可以判断出来,它属于西周时期青铜器,是目前沈阳地区发现的年代最久远的青铜短剑。“此前在沈阳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发现的青铜短剑应该是东周的。”考古专家说。

  2017年度辽宁

  重要考古收获

  沈阳北崴青铜时代遗址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他尺西沟遗址大连鞍子山积石冢喀左土城子遗址阜新高林台城址西丰金星乡城山遗址桓仁小北旺墓群盖州市青石岭山城北镇琉璃寺遗址北镇新立辽代建筑遗址

  北镇小河北墓地康平张家窑林场辽墓群等

  沈阳北崴青铜时代遗址:

  主体是新乐上层文化 距今约3000年

  地理位置:位于沈阳新民市法哈牛镇巴图营子村东900米处一处沙台地的北部。

  沙台地北部叫北崴子,遗址由此得名。遗址距蒲河1.3千米,是蒲河流域的一处青铜时代遗址,面积约10万平方米。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去年在遗址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发现了青铜时代的2座房址、2个竖穴土坑墓及5处瓮棺墓等,出土了大量夹砂陶片、少量石器、极少量青铜制品,其中就包括这把青铜短剑。“这把青铜短剑的发现还是挺特殊的,因为一般青铜器短剑的发现都在墓葬里,很少出现在遗址。”考古专家说。

  新乐遗址按地层关系和文化内涵可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被命名为新乐上层文化,距今约3000年。北崴遗址的文化性质主体是新乐上层文化,并可能存在晚于新乐上层文化的考古学遗存。特别是青铜短剑和扇形铜斧石范的出土,对于完善沈阳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序列、探讨东北系青铜短剑的起源有重要意义。

  阜新他尺西沟遗址:

  与“中华第一村”查海遗址相同

  地理位置:位于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沙拉镇六家子村塔尺营子西北300米一处东南向漫坡上,西北与查海遗址直线距离8千米。

  该遗址于1982年调查时发现,当时命名为“西沟五天地遗址”,2009年第三次文物普查时进行了复查,命名为“他尺西沟”遗址。

  2017年辽宁大学考古系与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对该遗址大规模发掘,发掘出土遗物近2500件,包括陶器,器形较单一,主要有斜腹罐、直腹罐、鼓腹罐、杯等,大多数陶器器表有纹饰,主要为之字纹、弦纹、附加堆纹和几何纹等;大型石器600余件,器形有石斧、石铲、磨盘、磨棒、敲砸器、砍砸器、石料等;细石器1450余件,器形有细石核、细石叶和石片等;玉器8件,器形只有玉斧一种。

  他尺西沟遗址的文化性质与附近的查海遗址相同。查(chá)海遗址位于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沙拉乡查海村西五里,是新石器时代早期的原始部落遗址,距今已有7600年,加树轮校正超过8000年,被考古学界称为“中华第一村”。

  遗址内发现有半地穴式房址30余座、墓葬5座。房址呈南北或东西向成行排列,以风化岩开凿为房基,面积最大者可达90平方米。遗址中还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玉器等遗物。

  大连鞍子山积石冢:

  墓室133间 罕见出土玉珠玉环

  地理位置: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街道后牧村鞍子山山系西侧山脊上。

  遗址发掘历时3年,分别为2014年、2015年和2017年。整个积石冢分为3个冢体,各个冢体间隔明显,共清理墓室133个。墓室多呈长方形或方形。每个冢体早期墓室均建在山脊上,其他墓室建造偏晚,沿着早期墓室向西坡续建而成,个别墓室续建在东坡。多为单人墓葬,少数墓葬发现有多人合葬或二次葬的现象。墓室内的人骨多为头西足东,少数头南足北。

  墓地出土陶器、玉器、石器、骨器。陶器有大连本土的陶器,也出土磨光黑陶、蛋壳陶、觚形杯、单把杯等具有浓厚的山东龙山文化因素的陶器。玉器以牙璧和方璧最具特点,玉珠与玉环达数十件,十分罕见,初步判断所在年代应为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青铜时代早期。

  大连鞍子山积石冢的考古发掘,不仅丰富了大连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时代早期石墓文化的考古资料,也为研究辽东半岛先秦时期积石冢墓葬形制和结构提供了珍贵材料。

  大凌河中上游红山文化遗存:

  发现先秦遗址410余处 丰富红山文化内涵

  2017年红山文化遗存考古调查共发现先秦时期遗址410余处,其中红山文化遗址和墓地146处。并对下台子遗址开展了试掘工作,清理了红山文化时期灰坑1座、灶址1座。

  该调查不仅丰富了大凌河上游地区红山文化遗存的内涵,也为该地区红山文化历时性研究,以及生业方式、社会形态等方面的认识提供了新的材料。

  阜新高林台城址:

  含战国、汉、三燕、唐四个时期遗存

  地理位置:位于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阜新镇西扣莫村高林台屯西约50米。

  现存城址平面近梯形,东侧被河流冲毁,北侧、东侧城墙无存;西侧城墙遭到取土破坏;南侧城墙保存长度约40米,高2-3米,宽8-15米。

  2017年度的发掘面积约850平方米,出土各类陶、铜、铁器等计500余件。遗存年代上启战国,下至唐代。

  本年度所发现的城内大型夯土墙体建筑,进一步廓清了高林台城址城内布局。城址内包含有战国、汉、三燕、唐四个时期的遗存。其城防体系始成于战国时期,汉代沿用,唐代时亦为中央王朝在北方地区的重要据点,但城防体系已被破坏。今年新发现的三燕时期遗存,不仅丰富了高林台城址的文化内涵,也对研究南北朝时期少数民族政权的疆域提供了新的依据。

  北镇新立辽代遗址:

  对研究医巫闾山辽代帝陵意义重大

  地理位置:位于北镇市富屯街道新立村。

  2017年度发掘揭露出一组相对较完整的建筑址。该组建筑是由主殿、南部殿门和四周附属的廊庑组成的一组封闭的院落单元。出土遗物多为建筑构件,一部分用于祭祀的瓷器、玉册、玻璃器等。建筑构件主要有筒瓦、板瓦、瓦当、脊兽、青砖等,屋顶所用建筑构件几乎全为绿色琉璃件,偶有极个别灰瓦件。各类琉璃构件胎体细腻,烧造温度高,坚硬结实,装饰风格统一。

  新立辽代建筑遗址是经过科学考古发掘的一处珍贵辽代建筑实例,为研究古代建筑提供了珍贵资料。同时对它的发掘与研究对推动医巫闾山辽代帝陵的研究工作意义重大。

  喀左山嘴子镇土城子遗址:

  提供土著文化与燕文化融合资料

  地理位置:位于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山嘴子镇黄家店村土城子屯西南。

  该遗存可分为夏家店文化和东周两个时期。夏家店下层文化遗迹数量少,遗物以陶片为主,有泥质陶、夹砂陶两大类,另有少量的石器和骨器。东周时期遗迹数量较多,是本次发掘的主体,出土遗物较为丰富,其中陶器以豆和罐最常见,石器、骨器和铜器的数量不多。

  本年度的发掘为研究土著文化与燕文化的融合,以及大凌河上游流域古代文化的发展演进提供了珍贵资料。

编辑:王艺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