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车票伴您回家

刘奕彤

   “今天(22日)起,铁路部门在海南环岛高铁实行电子客票服务试点。未来,将根据试点情况,进一步完善电子客票服务方案,逐步在全路高铁及动车停靠的车站、普速列车停靠站推广。” 20191122日《全国新闻联播》报道。所谓电子客票,即旅客通过互联网订购车票后,无需取票,仅凭有效身份证件或购票后手机收到的二维码即可乘车。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是无比期待的,因为那一张张“隐形”的车票不仅会影响数以亿万旅客的乘车方式,也代表着我国火车车票史的一次里程碑式的重大变革。

日前,这一重大举措也终于在沈阳局集团公司推行,从20191210日起,沈阳局集团公司相继在42个车站实行电子客票服务。近期,沈阳局集团公司表示在条件成熟后,将持续开通电子客票服务的车站。回顾我国车票发展历程,一般认为,在实行电子客票之前的车票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新中国成立后便一直沿用的卡片式车票(硬板票),为了节约用纸,它的尺寸仅为57×25毫米,票面印有盲文,信息极少,正面印着出发地、目的地以及车价,反面用钢印敲着乘车日期、时间等;第二阶段(上世纪80年代),随着科技进步改变劳动用工方式,铁道部统一计算机车票样式,硬板票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第三阶段,磁卡式车票和新版火车票,即现在常见的印有二维码标识火车票。那么,为什么现在要坚定的推进普及电子客票呢?

从窗口单位角度来讲,在全国范围内逐渐普及电子客票,一方面减少纸质车票浪费,能够有效促进铁路部门降低作业成本,节约能耗。另一方面,在节假日、休息日等客流高峰期,减轻车站窗口压力。

另外,旅客使用电子客票也会极大程度上优化出行体验。比如:旅客持购票时所使用有效身份证原件自助进站检票乘车,减少取票环节排队时间,通行速度明显提高;假如旅客使用的为纸质车票,在丢失车票后需要进行挂失补等程序,而电子客票则有效规避这一缺点。在发生旅客列车大面积晚点等特殊情形下,如使用非现金购票且未取出报销凭证,则可自助办理退票或改签,为旅客争取节约旅程时间。但现在并未全国范围更换电子客票的原因也较为复杂,首先由于某些普速列车停靠的很多老车站,仍不具备使用电子客票条件,硬件设备不能立即更新。其次,由于旅客群体不同,对新兴事物的接受能力也不同。年轻群体普遍接受能力较好,也更喜欢使用便捷的方式购票乘车,而老年人则更倾向于到窗口购买纸质车票,或打印购票信息单来掌握乘车信息。

作为客运单位职工,也要针对客票改革新篇章,将服务精细化、全面化。在纸质车票与电子客票“双轨”并行之际,促进两种客票形式完成转换对接。既要宣传好电子客票的使用,又要服务好特殊旅客群体的出行,解决客运现场的“疑难杂症”。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新春佳节之际,继续推进和实现2019年铁路春运目标:“平安春运、有序春运、温馨春运,让旅客体验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