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分社正文

一本电子书 40公里路 “反向讲价”温暖一座城

辽沈晚报 2020年02月28日 13:27

  网络二手交易平台上的一本全新电子书,要价900元,挂了三个月也没卖掉。

  2月21日晚上,一个有诚意的买家联系到了卖家,两人聊天时却发生了争执——“必须得送你”“不行,我出钱买”“不行,不能要你钱”……

  这样的场景太罕见了,卖家突然就不要钱了,买家却坚持要给钱,一番争执后,双方终于谈好500元的价格。

  22日中午,卖家开车40公里把电子书送到了武汉雷神山医院,然后把钱捐给了武汉市慈善总会……

  收货地址:雷神山医院!

  2月21日,网络二手交易平台上一位卖家收到了买家的消息,询问已经挂在网上三个月之久的一本电子书。因为全新,这本电子书标价900元,或许这就是还没卖掉的原因。

  买家孔祥鹏告诉卖家,“这本书我买,收货地址是雷神山医院……”卖家吕露有点疑惑,“武汉没有这个地名,叫雷神山那就一定是雷神山医院,难道他是驰援湖北的医生?”

  吕露是替朋友杨女士代卖这本电子书,他得到肯定的答复便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杨女士立刻告诉吕露:咱不卖了,送给医生!

  “不要钱,这本电子书送你!”吕露告诉买家孔祥鹏后,却遭到了干脆拒绝。“我们在武汉已经受到了很多照顾,怎么能收东西呢?你要坚持送的话,我就不买了!”孔祥鹏说。

  俩人一番争执后,吕露无奈地说“咱们还能好好做个买卖不?”又经过一番争执,吕露往低了说,孔祥鹏往高了说,终于双方定下500元的价格。

  开车40公里送货上门

  2月27日,辽沈晚报记者与武汉市民吕露取得了联系。“第二天,也就是22号中午,我开车40公里把电子书送到了雷神山医院附近一家宾馆,交给了孔医生。”他说。

  他说不论多远都会给孔医生送去,“他们来救我们,我们要尽一切可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这本电子书可以让孔医生休息时阅读,这才是重要的,多少钱并不重要。”

  吕露是国企下沉社区的防控志愿者,有车辆通行证,“给医生送东西,我想应该不算违规使用通行证,从汉口一直跑到江夏雷神山医院!”

  一个往返80公里,吕露丝毫不在意,“来自东北,来自各省的医护人员来帮助我们,真心感动,我当志愿者能体会到他们的辛苦,我们每一个湖北人都有这样感激的心情!”

  “我们每个人都会努力去为他们提供便利和保障,专业的我们帮不了,生活上的只要你说,我一定尽力!”吕露动情地说,“我所在的每个微信群,大家都非常感激东北医生,感激来自各地的医生!”

  二人见面 亲切合影

  22日中午,雷神山医院附近一家宾馆外,吕露终于见到了这个和自己“逆向讲价”的东北医生——来自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心内科的孔祥鹏。

  他把电子书交给孔祥鹏,俩人亲切地合影,都说一定要交对方这个朋友。“我去过东北,沈阳、大连、漠河……我喜欢旅游,去过东北很多地方,以后去大连一定去看你!”吕露说。

  孔祥鹏说,正月十五出发那天走得很急,全院170名医护人员2个小时内就报名、集合完毕,晚上6点飞往武汉,一些日常用品没带上,其中就包括电子书。

  “这几天医院运行平稳了,我想在休息的时候看看书,缓解一下。”孔祥鹏说,因为快递不畅,最终在二手平台找到了吕露挂上去的全新电子书。

  孔祥鹏说占了吕露和杨女士的便宜,“卖给我这个是没开封的,得1000多块钱,他们就收我500元,再多说啥也不肯收了,这份情谊我一定牢记!”

  “我愿意交东北朋友”

  吕露告诉记者,孔祥鹏的500元已按杨女士的意思捐给了武汉市慈善总会,“本想捐给雷神山医院,但雷神山不直接接收捐助,就通过网上捐助平台捐给了慈善总会,但我注明了捐给雷神山医院。”

  他说自己有不少东北朋友,“豪爽,热情,我特别愿意和东北朋友打交道,这一次全国各地的医生护士来帮我们,辽宁来了2000多人,我们都看到了,都记下了!”

  吕露说,在湖北有很多像自己一样的人,在为抗击疫情作出自己的努力,为医护人员做些事情,“我想说,你们有什么事儿就说,这里的人感激你们!”

  “听到东北话特别亲切,医生护士们就像东北口音一样直爽,让人心里特别温暖,特别有底。”他说,有了来自辽宁和各地的医疗队,一定会战胜疫情。

  “我想通过辽沈晚报,表达一个武汉人对辽宁医生护士们的感谢!”吕露说,“他们春节都没过好,连夜飞过来帮助我们,这份恩情永远也不能忘!”

  武汉 一座温暖的城市

  孔祥鹏在买下这本电子书后,开玩笑说:“要是再在武汉买东西,必须得隐藏医生身份了,都不要钱或者少收钱可不行……我在武汉随时能感受到热情。”

  他说前几天坐运送医护人员的客车到雷神山医院上夜班,“我们下车时,司机说注意保重身体,感谢你们来救武汉人,说完他自己眼泪止不住了……”

  这些天,孔祥鹏一直能感受到武汉的温暖,“我们住的宾馆,服务员对我们也特别热情,非常关心;我们查完房,患者会对我们说谢谢,真的很暖心。”

  到武汉后,孔祥鹏剪短了头发,给他理发的是一位武汉理发师,而这位理发师曾在大连从事理发多年,他听得出孔祥鹏的口音,二人分外亲切。

  “我在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念了7年书,这次我的导师、同学很多都来武汉了!”孔祥鹏说,“我们信心坚定,一定能早日战胜疫情!”

  辽沈晚报记者 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