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分社正文

百年奥运史上首次延期背后

南方日报 2020年03月30日 15:30

  满怀热情准备七年,一度坚称“如期举行”的日本已难如愿

  并未像原来所预期的要经历四周时间,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各相关方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一致的决定:延期。由此,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东京奥运会,不幸成了现代奥林匹克史上首届延期举行的奥运会。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个(奥运延期)决定尽早做出,让我觉得是种解脱。”和很多运动员一样,中国马术三项赛骑手华天感觉解脱却难免失望。然而,在这样一个全球性的危机面前,他又觉得“为了应对疫情,每一个人都要做出牺牲”。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致全体委员的信中提到,所有人都需要做出牺牲和妥协。“‘牺牲与妥协’,应是被看做国际关系中‘合作与共赢’的一体两面。日本与国际奥委会是最大的利益攸关方,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延期之争中,两方步调基本一致。”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胡令远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归根结底,还是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迫使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对奥运会的态度发生转变。虽然,从日本的角度来说,不希望看到奥运会延期,毕竟他们满怀热情地为此准备了7年,延期办赛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及对国民信心、国家形象等造成的打击都是难以接受的。但人们还是普遍支持奥运延期,正如一名日本IT工程师所说:“这当然令人遗憾,但考虑到运动员和观众的健康,我表示理解。”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王腾腾

  重要的外交舞台

  “只有历经过苦难的民族,才对复兴有如此深切的渴望”。日本对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期待,或多或少源于1964年东京奥运会所带来的辉煌成就。

  “对日本来说,他们第一次举办的奥运会,对提高国际地位、振兴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一直是津津乐道的。”胡令远说。举办奥运的热情背后,是日本陷于疲软的经济。“日本经历了泡沫经济崩溃之后,人口老龄化严重,通货紧缩,经济发展并不如意。”胡令远认为,奥运会对其经济的拉动,兴许是日本官方与民间都希望看到的。

  “借助重大的国际活动来提升国际形象、推动经济发展,对日本而言是有需求的,包括国际博览会等。平成时期日本的经济表现不是很好,进入令和时代,需要一个机会来改变。”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对南方日报记者说。

  “想展示一个大国形象,追求成为大国,更多地参与国际事务,希望能够起到一个主导的作用,获得世界的赞誉。日本是一直有这个心态和诉求的,这和1964年东京奥运会有很大的区别。”胡令远说。

  日本人菊池聪对南方日报记者说,1964年东京奥运会是基于从战后复兴到走上国际舞台的立足点,这次举办奥运会是向国际化发展的日本形象展示的好机会。

  “奥运会作为重要的外交舞台,日本也是非常清楚的。而利用2020年东京奥运会去改变中日关系,使中日关系得到巩固,日本也是有所期待的。”胡令远认为。

  而对于政治家个人而言,胡令远则认为,安倍晋三更想借着奥运会的举办所带来的影响来印证他的“安倍经济学”,“他明年按照正常任期就到了,希望通过这次奥运会,给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安倍的自民党总裁任期截至2021年9月底,如果延期不超过一年,他将仍能以首相身份迎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

  吕耀东认为,因疫情的影响而非是人为因素造成奥运会推迟,日本的国际形象不会因此受到太大的影响。回望申奥成功之初,身处福岛核泄漏的阴霾之下,东京击败马德里、伊斯坦布尔,最终获得2020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可谓为日本各界注入一剂强心针。安倍晋三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表示希望以2020年奥运会及残奥会在东京举办为契机,彻底改变15年来一直持续的通货紧缩及经济萎缩问题。其寄望之深,可见一斑。

  民众倾向延期办赛

  官方如此,民间对于2020年奥运会的举办所带来利好期望也很高。

  “官方与民间的温差不大,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举办奥运会是全民都觉得是很光彩、很好的一个机会。日本以民间企业为主,举办奥运会对企业自身的增长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实际上,日本人对奥运会的期待和热情并不低于日本政府。”胡令远分析。

  日本人三田茂则说,奥运会对于没有太多资源的日本来说,无疑是一个转变国运的机会,让世界更多的人来到或者多次来到这个国家,使得旅游业能够进一步成为这个国家的经济支柱之一。

  “日本民众与政府同样对奥运会的举办充满期待,但是在关于奥运会是否按期举行方面,日本民众显然是要比政府更为理智。政府在一开始坚持如期举办,但民众对于疫情的影响看得更重。”吕耀东说。

  举办奥运会带来的最直观的改变是基础设施建设。1964年东京奥运会搭好了如今日本的诸多基建框架。城市建筑、奥运场馆自不在话下,更多的是那些改变或者将要为日本经济腾飞奠定基础的建设,比如“东海道新干线”,此后一度成为日本的标志。

  现穿梭于东京都中心的首都高速公路、连接羽田机场和东京都中心地区的东京轻轨也于彼时开始兴建。或许,正是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后,吸引了无数国内外企业和人才进驻东京,促进了日本经济的腾飞。

  而最有切身感受的是老百姓,家居生活焕然一新,新的生活方式如期而至。如今去日本旅行的人大多叹服于日本的“干净”,这也发轫于1964年东京奥运会。但1964年以前的日本,虽经历战后的重建,经济取得了高速发展,但多数日本人的行为和习惯仍然停留在过去,垃圾随处可见,污物随便丢弃。正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启了日本城市文明的“干净”画风。

  “日本凭借1964的东京奥运会,国家形象大为改观,一扫战后阴霾,重新回到国际社会,被重新接纳。我想这应该是日本当时的主要诉求,虽然他们没有非常明确表述。”胡令远说,事实确实如此,日本同年加入加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战败国的形象获得了极大的改观,提振了民族的自信心。凭着自信心的增长,日本将民族企业推上了世界舞台,日本制造声名鹊起,如精工、富士胶卷一时间名声大噪。

  这就很容易解释为何日本在筹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过程中所表现的热忱,以及疫情影响之下仍紧抓不放的心情了。

  在各国举办奥运会的最终花费频频增加以及超支的背景下,日本曾下决心要办成最省钱的一届奥运会,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据美国《时代周刊》透露,2020年东京奥运会预计将耗资2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54亿元),这已然超过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花费。

  为备战奥运,日本先是引入了埃博拉等5种危险病毒,用于在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之前开发诊断试剂。这是日本首次引入安全等级为4级,即最危险等级的病原体。

  从2017年开始,日本国民就开始捐献手机和旧家电以供提取金属进行奥运奖牌的制作。几年时间里,就已捐出了500多万部旧手机和近4.8吨其他电子设备。

  “能够举办奥运会是件开心的事情,还能给生活带来转变,这是大家所期望的。”日本人三田茂则说。

  各方共识的达成

  在奥运会的历史上,曾经因战争被迫取消,但是从未被推迟。战争的因素会让各组织方有准备,但疫情的到来猝不及防,对于奥运会的各相关方都是巨大的考验。

  在这个史无前例的考验面前,国际奥委会、日本这两个最大的相关方,一开始未对取消2020年东京奥运会松口。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3月22日发布声明,表示将在未来四周内完成对疫情的评估,并完成对东京奥运会举办方案的详细讨论,推迟举办是备选方案之一,但取消不在议程之上。

  此外,日本作为七国集团国(G7)的成员国之一,寻求其他成员国的支持与背书也是必要的,力求能在外交方面为奥运会的举办创造良好的国际条件,也一度得到了G7各国首脑的支持。

  而在达成推迟举办的共识之前,日本方面则一直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姿态坚称奥运会将如期举行。

  但正如巴赫所说,随着病毒在全球快速传播,焦点不得不聚焦在这个方面:世界其他地方能否去日本旅行,日本能否在不损害本国公共卫生状况的情况下欢迎全世界参加奥运会。

  世界是否将为这届奥运会做好准备?很显然,并没有。在延期举办的声明未出之前,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奥委会第一时间表态,希望将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他们愿意帮助处理重新安排赛事日程所带来的所有复杂问题。加拿大奥委会甚至明确表示,2020年办奥运的话他们是不会派队参加的。

  “奥运会被人们寄予了很多体育之外的期望,当然,国际奥委会、日本作为举办国,以及各国运动员、企业等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面对疫情的突袭,延期举办似应是各方达成的共识。”胡令远说。

  “奥运会是如期举办还是推迟举办,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疫情的发展情况,依赖于世界卫生组织等专业的意见,同时结合各方诉求来最终评定,并不是依靠谁的意志去决定。”吕耀东说。

  三田茂则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也提到,“推迟而不是取消,稍有遗憾,但日本还有希望,生活还要继续。”

  仍存在不确定性

  2020年东京奥运会推迟举办已经尘埃落定,各家也就开始计算自己的经济账。据新华社报道,多家日本媒体推测,东京奥运会推迟举行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60亿美元。《日本时报》报道,如果奥运会被取消,损失将达到410亿美元。

  推迟奥运会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将有无数问题提交给组织者和举办城市,最直接的损失就是很多工程项目的违约。位于东京晴海的奥运村本来计划好会后改建为公寓出售,房屋大约4100套,许多房子已经出售,交房时间是2023年3月。奥运会被推迟,很多购房者肯定会要求赔偿损失。此外,奥运赞助商、保险公司、转播权等各类利益相关方的损失也都将被逐一列出。

  “综合来看,奥运会四年举办一次,基本的经济账还是可以大致核算一下的,各方给出的数值范围也大致是合理的,虽然有可能跟最终结果有些出入,但不能否认的是,推迟举行奥运会。对于日本的影响,对各方的经营与利益,打击都很大。”胡令远说。“奥运会马上就要举办了,各方的准备都到位了,就差临门一脚,只欠东风了。这对于民众心理来说是致命一击。”他说。

  而这个心理上的影响,胡令远认为将可能对2021年举办奥运会产生重大影响,“虽然没有取消,推迟一年举行,但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比如谁也无法确认疫情将在多久退去,影响最为显著的可能是企业的热情。众所周知,日本的各大企业对于准备此次奥运会可谓全力以赴,但是这样一折腾,可能企业在投入的时候就有了很大的顾虑。”

  据媒体报道,作为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全球合作伙伴,丰田汽车可谓将机会押宝在奥运的举办上。2019年东京车展上丰田没有一辆展车在近期上市,它们都为奥运会而来。媒体分析认为,作为向全球展示其最新科技和成果的最重要的节点,错过了奥运的十字路口,丰田基本上就错过了一个大象转身的绝佳契机,这将成为其无法回避的一个严重问题。

  当然,对于身处于疫情与奥运会延期旋涡中心的日本人来说,直接的感受或许没有数据的冲击力大,但也能提供一些其他的解释,“和全球疫情相比,举办奥运会毕竟是小事情,如果因为疫情而失去生命,那肯定是更大的损失。骑马上山的时候,你必须仰着头才行。”日本人三田茂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