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分社正文

直播卖剧本 在线创投何以为好故事找到对的人

文汇报 2020年04月08日 15:27

  国内首场线上编剧“路演”举行,探索互联网时代剧本开发的创新模式

  直播卖剧本,在线创投何以为好故事找到对的人

  ■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我有故事你有资源,茫茫人海何以相见?4月3日晚,一场线上编剧“路演”在网上直播间举行。一个半小时内,五位编剧上线吆喝自己的故事,4700余人进入直播间,当晚就有七八位“买家”表示有意向继续接洽。

  直播间的“我”大致能这样定义:“我”的故事世未知——纯原创,“我”还在微时人未识——资历浅人脉薄。而围观的“你”不设边界,可能是全国影视公司的策划人、投资人,也可能是许多困于相似境遇的同行,还有纯看热闹的普通观众。

  看起来,这场直播既有传统影视节创投平台的影子,也是在为好故事找到对的人。但在“入场”等方面两者有根本差异,直播更像是一场不设门槛、超越了时空的“在线创投”。在主办方看来,把以往的剧本服务转到线上公开进行,一方面是疫情防控大局下的权宜之计;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在探索互联网时代剧本开发的创新模式——帮编剧尤其是新人打破人际圈层,让影视资源进一步流通。

  编剧“带货”靠什么?资历、能力、魅力都不如故事的竞争力

  首次挑战的五位编剧“出处”不一,科班的、非职业的、试水过短片的,甚至还有获得过电影节扶持奖项的相对资深人士。五个故事类型不一,既有视角在身边的都市男性题材轻喜剧《奶嘴先生》,也有同样发生在都市,故事却充满魔幻气质的《迷夜追踪》;既有灵感源于网络的软科幻与公路混合类型片《宇宙之外》,也有从现实生活出发关注留守少年的《爸爸的诡计》和刑侦网剧《传销网络》。

  最大的不同还在于五位编剧的“推销”方式,以及围观者的反响。相同的时间,有人选择带着详细文案上阵,有人的亮点在于“一句话概念”,也有编剧认为创作理念才是关键。

  比如《奶嘴先生》的创作者偏向介绍剧名暨故事灵感的由来:“身边女性朋友常吐槽,怎么男人都长不大呢?”互动区提问对标作品,编剧表示,虽不完全像,但可对标韩剧 《绅士的品格》。

  《爸爸的诡计》完全是另一种风格:事无巨细。在十分钟的讲故事时间里,当晚唯一女性编剧把儿子偷车、早恋、打工、想当网红等细节和盘托出,故事核心直到七分钟后姗姗来迟:留守少年险些走上犯罪道路,其父用三十六计来教育他。虽被吐槽“过于细致”,可细致的好处也是显见的,几乎可让人构思出这部电影的部分分镜头,也能预估出800万元左右的投资体量。

  编剧“带货”靠什么,创作的资历、公开演讲的能力,抑或编剧的个人魅力?“都能加分,但现阶段权重最高的依然是一个好故事。”此次活动的主办方“编剧帮”平台创始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秘书长杜红军说,无论从当天直播进行中的互动区还是活动结束后的反馈来看,“一个踏踏实实写了数年的、深入采访过并有着生活底气的故事,都能赢得大家关注,也是今后创作的主流方向”。

  “在线创投”后怎么走?在磨一磨、扶一把中寻找未来“巨人”

  直播购物在支付完成后即告段落,可离开直播间对于带货的编剧只是刚刚迈出了第一步。首次“在线创投”后,各种声音驳杂。点赞的、批评的、观望的,汇拢起来大致可归为三条:能否帮剧本找对人,可否在创意公开后规避被抄袭风险,是否具有长效的可推广性。前两条恰是国内编剧尤其是新人编剧的困境。

  有的制片人将传统电影节的创投模式作为参照,认为此次“创投”门槛低了些、专业建议少了点。不过也有编剧同行感同身受地表示,线上举行、后期可回放的直播,相当于一次打破了物理空间与时间限制的剧本推介会,“养在闺中”的原创剧本有了更多被看见的可能。而对于各影视公司来说,除了自主开发、到线下电影节创投单元寻觅外,线上打捞无疑是种良好补充,“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

  在杜红军看来,他们想做的,不仅是利用互联网来扩大剧本供需两端的“配对范围”,“我们还希望编剧能从直播间里得到某些启示”。比如首次直播中,带着处女作前来的新人在互动区里看见了一些颇有裨益的建议——“突出亮点,砍去支线”“故事直接从两人开车上路比较有吸引力”。能在公开直播间里和专业人士、投资方、普通观众狭路相逢,如此交流对于埋头创作的人弥足珍贵。

  为了规避被抄袭的风险,直播间从一开始就规定“全本”才能上线。如此,即便个别创意被复制,短时间内也很难勾勒出全本的模样。未来,主办方会在直播中安排类似“创投导师”或“特约观察人”的角色进驻,引导编剧写得了故事、讲得好故事,更有能力改善故事。

  一切正如首场直播的开场白,“希望这个尝试能给行业一些启示,而不是简单的电商直播复制”,万一哪天,真的有行业“巨人”从中诞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