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分社正文

《沈阳电影百年》:刻度时间 温暖陪伴

沈阳晚报 2020年07月31日 17:22

  原标题:《沈阳电影百年》: 刻度时间 温暖陪伴 在电影的历史里读懂坚持

沈阳鼓楼,路西便是会仙茶园

《定军山》里的谭鑫培

“中国电影之父”任庆泰

  日前,一部填补沈阳电影百年历史研究空白,首次全面、真实、形象地展示100多年来沈阳电影行业发展的历程及优秀成果的专著《沈阳电影百年》由沈阳出版社出版。

  时间久,内容全,该书编撰历时四年,沈阳地区电影业界经营者、管理者与学界研究者倾情参与,联袂成书。它从时代、社会、文艺的纵深感和横断面出发,翔实探讨沈阳影史百年沉淀的价值传承、生命定位、精神流变等话题,钩沉了大量材料、细节、资讯、信息,开创性地对沈阳电影百年历史进行了挖掘、整理、记录,还原了一段岁月中起伏错落的沈阳电影的文化精魂,勾勒了社会变迁、时代递嬗和历史发展过程中一种地域文化逐渐演进的精神成长史,也使其成为研究沈阳电影历史走向和发展脉络的里程碑式作品。

  一起打开这本书,去重温回味这段光影历史吧。

  回溯1904年,那是电影在沈阳的发端

  1895年,法国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法国科技大会上首映电影《工厂大门》,宣告电影诞生。1905年,北京丰泰照相馆创办人任景丰(沈阳人)拍摄了由谭鑫培主演的《定军山》片段,这是中国人自己摄制的第一部电影。1907年1月23日,《盛京时报》以“活动影戏可观”为题,刊登了电影在沈阳第一次出现的消息。此后,被称为“电光影戏”的“新奇玩意儿”登上沈阳的历史舞台。

  “奉天开始发现电影第一次,是在小北门天后宫前路东,当时聚丰粮栈院,搭设席棚。开演时期大约是1904年前后。”书中写道。

  据资料记载,电影传入沈阳应当是在1904年至1907年之间。沈阳地处东北的中心腹地,交通便利,商业发达,人口众多,空前繁荣。众多文化活动形式涌入,当时的四平街(中街)聚集着各式各样的戏院、茶园、书场等场所,电影商人看中了这块宝地,将电影引入到沈阳。电影放映渐渐有了固定的场所,出现了各种类型的影戏园、电影院等。

  以会仙茶园为始的业态蓬勃发展

  沈阳电影放映由露天放映转入室内始自一人——文俊峰。他与朋友一起在小北门里路西开办了一家会仙茶园,常请一些闲散艺人在园里表演。某日,文俊峰看到露天电影的热闹场面时,猛然产生在茶园里放映电影的想法。当时报纸上刊载:“……于本月七号起在小北门里会仙茶园开演南京战争事迹。逐日排演,无或间断,一般观客甚形拥挤之。”时间是1909年5月。会仙茶园也成为有记载的沈阳最早属于中国人的电影院。

  上世纪20年代末,电影放映在沈阳逐渐摆脱了传入初期的稚嫩,开始迈入“成熟期”。这时的电影放映不再是戏剧、书曲、杂耍等的陪衬,开始尝试更独立的经营方式和管理手段。电影院几乎每周甚至每天都有放映活动,会仙电影院有时每天可以放映两场以上。从电影院的分布和数量来看,电影放映场所已不再局限于城内的几家戏园和“满铁附属地”内的一两家小电影院,而是已开始扩展到商埠地和南、北市场。截至1930年12月,沈阳地区的电影院已达到14家。

  1929年5月,中国新生活影片公司在奉天浪速通十六号(今和平北大街原新华社旧址)成立,由谢世煌担任经理。这是沈阳最早的影片发行机构。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电影广告很有意思,通常都是要登报宣传,广而告之。1907年1月23日,《盛京时报》第一次记载电影传入沈阳的情形时,语言生动形象,“翘首一观,如在目前,不啻亲临其境,实今古未有之奇!凡我同人可不急图一览大开眼界?”

  还有“水牌”。在放映场所内醒目地方悬挂黑板,用白粉书写近期或下期上映的影片名、日期和票价等,这种宣传牌可以随时用水擦掉更换内容。同时,各电影院还在门前雇佣乐队吹吹打打,并采取放鞭炮、撒海报等传统宣传手段,招揽行人,好不热闹。

  再看任庆泰,沈阳人写就的电影传奇

  沈阳电影院的雏形如上,沈阳电影第一人是要说说任庆泰的,就是前面所说的任景丰。他1905年拍摄《定军山》,距西方发明电影仅晚10年,他就是赫赫有名的“中国电影之父”。

  这个人的经历颇为传奇,出生于法库四台子村,后来做了木匠,机缘几转,他进京开办了丰泰照相馆,给慈禧拍照,还被赐了四品顶戴花翎。光绪三十一年(1905),任庆泰试制出木壳手摇电影拍摄机,随后,同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鑫培合作,拍了《定军山》。电影最初就是在任庆泰开办的影剧院大观楼上映,“每天观者如潮”。

  沈阳人的电影传奇,就这样在历史上写下浓重一笔。

  岁月里的荣光,辉映未来的愿景

  当然,沈阳电影还有过许多“第一”的骄傲。

  1949年1月22日,沈阳宏大电影院(今文化宫)上映新中国第一部动画片,名字叫《瓮中捉鳖》。

  从1949年初开始,沈阳各家电影院陆续放映了进入新社会的第一部木偶片《皇帝梦》、第一部科教片《预防鼠疫》、第一部短故事片《留下他打老蒋》、第一部译制片《普通一兵》和第一部故事片《桥》等。

  1954年夏,沈阳各大电影院陆续上映我国第一部彩色舞台艺术片《梁山伯与祝英台》。

  1958年7月1日,东北宽银幕电影院(今东北电影院)正式开业,先后放映了中苏合拍的第一部彩色宽银幕影片《风从东方来》和第一部国产宽银幕影片《老兵新传》。

  ……

  喜欢电影的人们,穿越时间的隧道,跟随老电影的节奏,走回历史里,可以一路找到更有余音的印迹和意境,找到来路,更添珍惜和动力。

  《沈阳电影百年》兼具史料意义和审美价值,情怀、情调、情思俱佳,既是全景图,也有微缩景观和惊鸿素描,正如作家刘恩波在书评《闲将双眼阅沧桑》中所言,多位专家学者以通透的史学知识结构,细致深入到沈阳电影百年沧桑的历史行程、某个年月的时代焦点、某个现象的纵横流变、某些人物的文化立场价值追求乃至审美趣味等,多侧面、多角度、多线条浓缩了沈阳电影生态的整体格局、面貌和风范,给出了具有历史反思性、生命见证性和精神传承性的见解、观点和姿态,也为未来提供了很多值得借鉴和思索的有益营养。

  今天,站在时代的这一点,正是回顾历史和远望明天的最好时机。

  电影,是时间的刻度、日常的陪伴,也是我们面向未来的美好期许的一部分。我们相信,电影的明天会更好。

  沈阳晚报、

  沈报全媒体记者

  姜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