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分社正文

凭逼真演技被"骂"上热搜 杨玏为何接"不讨喜"角色?

华西都市报 2021年01月10日 15:51

  凭逼真演技被“骂”上热搜,杨玏为何要接“不讨喜”的角色?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章安仁比陈屿还气人”。在影视剧《流金岁月》开播数日后,杨玏饰演的“章安仁”一角再次登上热搜,处在观众吐槽的风口浪尖。这个角色有多气人?在微博中输入“章安仁”三字,就能看到“心机”“带前女友回家”等话题,看了就让人觉得心塞。

  其实,网友的反应在杨玏意料之内。早在电视剧开播前,杨玏在微博中发布了一张带着“快逃”字样的图片,并写道“对章安仁,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时,他似乎就已向观众宣布,这次饰演的角色,依旧不是完美无缺的“偶像剧男主”。

  阳光而自卑,心机又谨慎。在章安仁身上,杂糅着普通人物的情感起伏与利益取舍。于是,当观众看到章安仁因不愿与女主蒋南孙共患难而愤怒批判时,也会不禁扪心自问自己是否也能“为爱疯狂”。在杨玏的演绎中,这个人物的窘态和苦闷,都在镜头前展现得淋漓尽致。“他是有AB面的,是自身反差极大的人物。”近日,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专访时杨玏说。在饰演的人物饱受吐槽和争议后,杨玏将章安仁的“痛点”一一剖析道来。

  “章安仁是有‘原罪’的”

  从前期对女朋友的温柔贴心,对女方父亲刁难的隐忍以对,到蒋家破产后的自私势利,在紧要关头选择明哲保身。短短十几集篇幅,杨玏成功塑造了一个“寒门子弟”八面玲珑、步步为营的生存法则。在网络上,网友戏谑章安仁是“心机男”,或者用当下“精致的利己主义”来形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功利’的确是这个人物身上的一大特性。”杨玏能够清晰描绘出章安仁的人生脉络,虽然章安仁因“功利”承受着网友的猛烈批判,但在杨玏看来,这并不是其人物的缺陷,也未觉得特别负面。“站在角色的角度讲,谁又没有点心机呢?大家站的立场不同,人生境遇与原生家庭不一样。所以,在有的人看来是心机的这些点,对于章安仁来讲,却是其生活中需要抓住的稻草。他需要步步为营,每一步都很谨小慎微地去经营,才成就了他。”

  从面对自己的导师和学生时代的处处周到、阳光敞亮,到面对女友蒋南孙父亲时的隐忍憋屈,以及在女友家中破产后展现出的算计功利,正如杨玏所说,章安仁身上有着不同的色彩,他对有求者的讨好谄媚,和面对内心言不由衷的黯淡,其实都源于自卑的“原罪”。

  “章安仁是有‘原罪’的,这来源于他是从小地方来到上海一路打拼。虽然他表面上对家庭优渥的女友和学校里的老师们都很敞亮,但潜意识里还是比较自卑的。他在苦心经营自己的人生,希望每一步都不走错。”

  杨玏强调,对于蒋南孙,章安仁倾注了真挚的情感,并鼓足了勇气面对女方挑剔的家庭。只是这一“原罪”,在面对蒋南孙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时,最终导致了两人的分散。

  善于饰演“难啃”的角色

  因角色被“骂”上热搜,对于杨玏来说已不是第一遭了。回看过去的2020年,在该年大热的影视剧中,自然漏不掉《三十而已》。其中,凭借“陈屿”一角,杨玏在戏里戏外都受到了剧迷们的追捧,甚至在机场被粉丝送上鱼型玩偶。

  同章安仁一样,陈屿这个角色早期也把观众们气得牙痒痒。如果说章安仁是精于算计的“心机男”,那陈屿则是寡言闷气的“直男”,两个角色身上都存在着较大的人物缺陷。“两个人物是完全不同的。章安仁生活环境相对宽松点。因为他还在学校里,没有直接面对社会的压力。并且,他没有长期处在一段情感和婚姻状态里。而陈屿更为苦闷,他是黯淡无光的。”

  当偶像剧男主都集多金、痴情、会“撩”等全方面优点于一体时,杨玏所出演的角色,的确都不太“讨喜”,且需要丰富的表演层次,很容易“吃力不讨好”。

  “有观众就说我怎么最近老接这种角色,其实这是我没办法计划的。”谈到这点,杨玏坦诚且豁达,“我尽量接好一些的角色。但我觉得既然没遇到,那就好好对待自己饰演的角色,把其人物的复杂性,角色的多面性和厚度展示出来,这才是演员的本职工作。我尽自己最大的可能,让每个角色都不一样。哪怕他可能在别人眼里是‘渣男’,那渣跟渣之间还是有区别,还存在理由动机,以及渣的表现方式。”

  “人物形象饱不饱满,对于我来讲是挺重要的。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深究人性的复杂性,才能从文学角度上出发,去理解和诠释人物。”所以,哪怕“吃力不讨好”,相对于人设单薄的“纸片人”角色,杨玏更愿意接下这些“难啃”的角色。

  回看2020年,杨玏交出了足够亮眼的成绩单。不管是历史剧《清平乐》中直言敢谏的三朝宰相韩琦;还是《三十而已》里木讷寡言的直男陈屿;还有在司法职场剧《黑色灯塔》中,正义凛然的检察官李旭尧。三部影视剧中的人物都未有重叠,且难度不小。

  杨玏说,作为一名青年演员,自己应该是在“海绵吸水”的阶段。如何与好的团队、导演合作,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才是该去思考的。“演员这个行业,不可预料的因素太多,能做的就是把戏演好。”

  封面对话

  封面新闻:《流金岁月》应该是您第一次跟刘诗诗合作,能说说合作的感受吗?

  杨玏:这是我和诗诗第一次合作,现场的氛围都特别开心。诗诗是一个性格特开朗、特活泼的女孩,我跟她聊天才知道她也是北京胡同里长大的,跟我隔得还不远。现在想想拍摄的日子,每一天的工作都是很愉悦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段记忆都是带着暖光的。

  封面新闻:您近期饰演的角色,都不是非常完美或者正面的男性形象,会担心自己的荧屏形象固化吗?

  杨玏:对这件事没有太多的恐惧和思量,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如果要考虑到所有人的看法,这戏可能也就演不好。还是要以剧本为基础,以及对角色的理解。包括与导演编剧一起探讨角色应该是什么样的,然后按照这个路子走。

  如果所有在观众看来是反面的角色,你都把他往特别完美上演,不但不现实,而且背离了做演员的原则。我对这个职业的理解,就是量体裁衣,什么样的衣服就穿出什么样来。